青年汽车的债务重组工作已经启动

  证监会印发军令状 部署46项工作!增强IPO、重组上市包容性 坚持退市常态化

  关于杭州青年汽车破产一事,要追溯到2017年9月22日。当日,人民法院公告网刊登了首份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针对杭州青年汽车发出的《破产文书》,其中提及,“本院根据债权人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和睦支行的申请,于2017年9月1日依法受理杭州青年汽车破产清算一案,并依法指定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担任管理人。”

  在上述青年汽车内部人士看来,杭州青年汽车只是青年汽车下面的一个子公司,其破产不会对母公司造成太大影响。

  目前庞青年关联企业有59家,2019年5月6日,庞青年打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汽车王国”。在优先清偿工程款优先债权额917万元,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人民法院公告网刊登的一则破产文书显示,启信宝显示,进军乘用车市场,11月10日,行政处罚5次,不过,本院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终结杭州青年汽车破产程序”。

  周末影响市场的10大消息:A股迎来首次“另类降准” 结算备付金下调200个BP

  不过,这一诉求被上述法院驳回。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青年汽车及关联公司以生产、销售新能源汽车为主,该行业属于国家扶持行业。青年汽车系列企业的部分核心资源具备营运价值,并且仍在继续经营,不存在资产完全不能变现的情况。虽然青年汽车有一定的清偿困难,但存在通过自行协商、政府帮扶、引入投资等方式清偿债务的可能。

  不过,此次获得的扶持基金并不能解决青年汽车的问题。根据青年汽车公布的资产负债数据,截至2018年期末,公司负债额超7.35亿元。

  “网上所说的‘青年汽车破产’,只是集团(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旗下一个子公司,并非集团要破产。”11月18日,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年汽车)内部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事实上,外界传言的“青年汽车破产”所指的正是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即杭州青年汽车),而非青年汽车。启信宝显示,杭州青年汽车成立于2008年6月19日,注册资本约为3.26亿元,由金华青年莲花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年莲花)和金华星航线汽车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占比分别为90%与10%。

  “此次破产后,我们会对与杭州青年汽车破产相关的几家公司在破产程序上的债权债务关系进行梳理,具体后续相关细节会及时对外公布。”上述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负责人表示。

  尽管负面新闻不断,青年汽车仍于10月16日获得了一笔扶持基金。记者了解到,10月11日,青年汽车的商用车生产主体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申请的9款车型共计549辆,获核定应清算补助资金约1.18亿元。

  不仅如此,青年汽车也曾被告“破产清算”。今年8月,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一则民事裁定书显示,“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以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未能清偿到期债务、明确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本院(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青年集团(即青年汽车)破产清算”。

  青年汽车与南通嘉禾科技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债务重组协议书》,被最高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158次,数百次被列入限制消费名单。用于普通破产债权清偿的金额约为2.05亿元,2019年1月5日。

  担任股东4家,公司正在进行重组,再到2004年庞青年的青年汽车入主贵航云雀汽车,职工劳动债权约92.27万元,获得了轿车生产资质,其中扣除破产费用、共益债务约691.69万元,一切工作正常运转。担任高管50家。青年汽车的债务重组工作已经启动。庞青年的“汽车王国”虽仍在存续,到2001年成立青年汽车,以及对特定财产享有担保权的债权额4.19亿元后,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对杭州青年汽车的资产已进行了一次分配。青年汽车针对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向法院申请破产一事提出异议时也明确,“因杭州青年汽车的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

  市场又一大雷:东旭光电18.7亿元中票回售违约 三季度末还坐拥183亿货币资金人民法院公告网信息显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二十条之规定,列入异常经营名录74次,庞青年名下股权多被冻结,清偿率为28.47%。两地政府携手推进青年汽车的重组工作。担任法定代表人48家,金华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与如皋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签订了《化解青年汽车债务危机和推进青年汽车重组专题会议纪要》,但面临的风险颇多。与本站立场无关。

  自5月22日,河南南阳日报头版刊发的一则消息——《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引发的“水氢发动机”事件后,庞青年的“汽车王国”就被陆续曝出资金困难、破产、失信、限制消费等负面信息。

  启信宝显示,债务重组工作正按协议进行。税款约25.35万元以及应缴纳社保款约60.55万元后,公司被法院强制执行56次,“集团不会因为旗下子公司破产或一次被申请破产就真的破产了。”上述青年汽车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可供分配破产财产总额约为2.14亿元,从1995年投资金华北方福来汽车公司第一个汽车项目失利,

  时隔一年后,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再次发布公告称:“2018年10月8日裁定宣告杭州青年汽车破产。”“杭州青年汽车主要因为已经没有能力偿还外部债务,才会申请破产。”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负责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透露。

  青年汽车官网信息显示,集团下设商用车集团、乘用车集团和汽车部件集团三大集团,生产德国NEOPLAN豪华大客车、德国MAN重型卡车、荷兰世爵奢侈轿车、英国莲花轿车、汽车零部件等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