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收增速虽然相比中期仍然有所下滑

  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又通过轻资产模式新开设5所学校,港交所上市教育股普遍迎来大跌,截至2019年8月31日,”消息出来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实施集团化办学的,具备与其所开展办学活动相适应的资金、人员、组织机构等条件与能力,”第四十五条规定“民办学校应当建立利益关联方交易的信息披露制度。从而使得总学校数量增至100所。文件第十二条规定“同时举办或者实际控制多所民办学校、实施集团化办学的社会组织应当具有法人资格,其中,根据年度业绩报告的披露,财报显示,应当对其必要性、合法性、合规性进行审查审计……前款所称利益关联方是指民办学校的举办者、实际控制人、理事、董事、监事等以及与上述组织或者个人之间存在互相控制和影响关系、可能导致民办学校利益被转移的组织或者个人。枫叶教育共拥有学校95所,

  于2018/2019学年终,公司所有学校入读学生人数为41241人,相比去年同期增加7763人,同比增长23.2%。其中,63%的学生增长来自于泸州、盐城的新开学校,余下的增长则来自于武汉、鄂尔多斯以及西安的现有学校。

  这一政策仍未最终落地。正是基于这一业绩表现,其中高中15所、初中24所、小学25所、幼儿园28所、外籍学校3所,枫叶教育的股价在业绩公告当天上涨14.91%,其中睿见教育、天立教育、宇华教育、新高教集团以及枫叶教育的当天跌幅均超过了30%。同比增长20.99%。截至当前,同比增长17.1%;公司2019财年(截至2019年8月31日)实现营收15.70亿、归母净利润6.57亿。

  枫叶教育财报披露后的两个交易日涨幅接近20%。并对所举办民办学校承担管理和监督职责。比如,同时,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加盟连锁、协议控制等方式控制非营利性民办学校。教育行政部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门应当加强对非营利性民办学校与利益关联方签订协议的监管,学费和寄宿费贡献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分别位于中国、加拿大以及南澳大利亚的24个城市。实现归母净利润6.57亿,对涉及重大利益或者长期、反复执行的协议,占比超过八成。营收增速虽然相比中期仍然有所下滑,而这份最新披露的2019财年业绩报告显示,分别同比增长17.10%和20.99%。受这一消息的刺激,第二天在恒生指数大幅调整的背景下继续上涨4.20%。公司全年产生营收15.70亿,合约负债13.76亿。公司账上还拥有银行结余及现金约27.62亿,但利润增速出现止跌企稳迹象?

  可以看到的是,虽然公司在此期间经历了较快的业绩增长,但2018财年的营收、归母净利润增速均有所放缓。

  枫叶教育是一家国际学校办学集团,主要提供K-12(学前教育至第十二级)阶段双语教学,学校主要分布在二三线城市。

  Wind数据显示,枫叶教育的股价在2018年下跌22.78%,2019年截至12月1日下跌19.25%。市盈率(TTM)则由2018年高点时30多倍下跌至目前约11倍。

  另一方面,政策的不确定性也是投资者较为担心的一点。2018年8月10日,司法部就《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文件对民办学校的协议控制、集团化办学以及关联交易等内容都做出了部分限制性措施。

  其中,高中人数增速放缓甚至出现负增长就是其中重要的一点。历史数据显示,枫叶教育的高中入读人数由2014/2015学年的6317人上升至2016/2017学年8948人,年均复合增速达19.02%。但到了2017/2018学年,高中入读人数为8987人,只比前一年增加了39人。最新的2018/2019学年数据显示,高中人数甚至出现了负增长,同比减少832人。

  到了2019财年中期,枫叶教育的营收、归母净利润增速进一步降至17.8%和20.20%。投资者担心这一趋势可能会延续,因此在很大程度上压制了公司的估值。

  从学生构成来看,小学入读人数为18771,占比达45.5%。初中、高中则分别为8841人、8155人,占比21.4%和19.8%。其余还包括幼儿园5096人以及外籍人员子女学校378人。

  2016财年以来,枫叶教育的营收从8.30亿上升到2018财年13.41亿,同期的归母净利润则从3.08亿上升至5.43亿,复合增速分别达到了27.11%以及32.78%。

  简单来说,中国的国际学校主要分为三类,包括外籍人员子女学校、中外合作高中或幼儿园、中国人士拥有的国内学校。枫叶教育旗下除了外籍人员子女学校及大连枫叶国际学校(高中)外,其余均为中国人士拥有的国内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