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际乒联规定的每年10项大赛中

  近期,国际乒联不断宣传赛事体系改革计划,并在全世界招募2021全新架构的赛事承办方和赞助商。最受争议的是世乒赛单项赛可能面临取消,而被每年的四大满贯赛事所取代。消息一出就受到瑞典乒协的强烈反对,近日,日本乒协官员也对这一计划表达了担忧。

  日本乒协强化本部长、国家队总监督宫崎义仁对国际乒联的商业化赛事改革的负面作用进行了阐述,认为新体系不仅弄不到钱,还会赔掉人。

  这一次改革,就连以往与国际乒联互动频繁的宫崎义仁也摸不到头脑。他表示:“还有很多细节问题有待于进一步调整,因此还不清楚。”同时他敲响警钟说:“这中优先吸引赞助商的想法,对加入ITTF的226个国家和地区来说,都不是有利的机制。”

  在宫崎看来,国际乒联此番改革最受挑战的两点是“盈利性”和“运动员权益”。

  首先说盈利。新的大满贯赛事比赛周期比公开赛长,场馆使用周期很难保证,运营成本增加。加上场馆缩小,门票上调,场地使用费也会飞涨。学经济出身的宫崎义仁长期以来负责日本重大比赛的策划与运营管理,以他的经验,如果不是观众爆满,比赛很有可能会赔钱。他反问“要盈利在日本都是很难保证的,那么在其他国家可以做到吗?”每年四大满贯,每站300万美元的奖金不是小数目。赞助商都不是傻瓜,这笔账算下来,真有人愿意投资吗?

  再说运动员的权益。运动员非常关心新赛事体系与世界排名的关系,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信息,如果是积分很低的比赛,他们根本不会选择参加。有意思的是,在国际乒联规定的每年10项大赛中,很多比赛只邀请排名前32位的球星参加,这样一来,世界排名积分将固化,无球可打的运动员根本没有机会超越前面的选手,这种安排看起来是匪夷所思的。

  宫崎义仁指出,战后,很多国家和地区前仆后继地加盟国际乒联,将其打造成拥有226个会员的世界第一大单项体育协会,这个成绩来之不易。如果国际乒联只以商业盈利为目的进行这样的改革,资源更加集中在金字塔塔尖,将底层的崩溃。几年后国际乒联会员国将大幅减少,乒乓球将不再是一项全球性的运动。